? 首頁????? Linda被姦也快樂

Linda被姦也快樂

更新時間: 2020-03-15 16:26:24

週末晚上和Linda一起看電影,HAPPY到好晚,好像有過了十二點,我們熱情高漲,我送她回家,我盡量選擇人少的路走,以便一邊走一邊親熱,Linda那天穿的是藍色的絨線衫,下面一條淺\色的短裙,也沒有穿絲襪,光腳穿一雙涼鞋,樣子很迷人的,我一邊走,一邊和Linda親熱,手不規矩的隔著毛衣搓揉她的乳房,Linda給我搞的氣喘吁吁:「Anson,別弄,叫人看見多不好?」 &nbs
  「這幺晚了,哪里會有人來!」我放肆的摟著她。  
就在這時,兩個黑影不知從什幺地方冒出來:「朋友,借點錢使使?!挂话衙骰位蔚牡蹲釉诿媲盎芜^。我抬頭看時,兩個像是黑社會的那種人,一個剃著光頭佬,像是大哥的樣子,另一個人拿著把尖刀,Linda嚇壞了,躲在我背后。我說:「大哥,有話好說,有話好說,要錢是吧,我給,我給,」我趕緊從口袋里掏出錢包,只求破財消災。錢包被一把搶過去,那人打開錢包翻了一下,罵道:「她媽的,才這幺點錢,你小子算是活膩味了,讓我們搜搜身?!?nbsp; 
  我們被推推搡搡的帶到路邊的一個工地里,工地里早已下班,空無人跡,只有一盞照明燈開著,我被他們按在墻壁上搜身,一塊手錶被他們拿走,其他什幺也沒有了,那小子拿刀頂著我的喉嚨,對她旁邊那人說:「大哥,搜搜她女朋友!」Linda那時害怕的在一邊哭泣,那人扭著她的手,把她推到墻邊,一只手掐著她頭頸,另一只手把她項鍊拉了下來,Linda被靠著墻壁,雙峰高聳,直看的我下邊帳棚高高支起,口里嚷著:「大哥,饒了我們吧!」  
  「別吵,否則閹了你!」那小子恐嚇著我。  
  光頭佬回頭往這里說:「去,你先把他帶出去,我搜完她女朋友就出來?!?nbsp; 
  那小子推搡著把我往外拉出了工地,他的刀還頂著我,把我頂在墻上,他自己則偶爾探頭往里看。  
  我的手往后摸索,大家知道工地上總會有一些碎磚塊,我的手握到了一塊磚頭,那時候我不知道那里來的勇氣,一下子就砸向那小子的頭頸,他哼都沒有哼出聲音就倒了下去,我撿起地上的匕首,把被那小子搶的東西拿了回來,往工地門口走去,那種所謂的工地,其實就是簡易的工棚,到處都有縫隙,我打算先看一下地形,再考慮如何救Linda,我順著一處透光的縫隙往里瞧,一看之下,興奮的我高高舉起。  
  里面,那個光頭佬一只手掐著Linda的脖子,一只手已從絨線衫下面伸了進去,在Linda胸口肆意搓揉,Linda的絨線衫上面鼓起一片,看來胸圍已經被掀開了,看Linda頭髮披散在臉邊,臉色緋紅,口里低聲哀求著:“大哥,饒了我吧,我錢也給了,項鍊也給了,我們真的沒有值錢東西了?!?nbsp; 
  “小妹妹,你長的真漂亮,你讓我摸摸你,我就放你走,你要是敢叫,我就廢掉你男朋友!”  
  Linda給他唬住了,沒了聲音。光頭佬乘機把絨線衫整個撩了起來,一直撩到Linda頭頸上,蓋住Linda的頭,Linda彷彿很難過,使勁晃著腦袋,光頭佬乘機把絨線衫給她脫了下來,扔在一邊,我看見Linda的胸圍已不在是戴在胸口,而是掛在胸口了,就在乳房上邊晃蕩,光頭佬的一只手整個地握住了Linda的巨乳,任意搓揉,時而手指夾住乳尖,左右旋轉,Linda給她弄的有些來勁,一張臉上有了些許春意,口里發出嗚嗚的聲音。  
  我知道Linda的乳房最容易受刺激,平時一弄她那里,她便春意盎然。果然,那光頭佬又轉了幾下以后,Linda人已發軟,人歪歪扭扭要往下倒,光頭佬見狀,乘機一把摟住她,把她抱在懷里,低頭就往她嘴上吻去,Linda還是不好意思,死閉著嘴,頭轉來轉去,躲避著光頭佬,可是很遺憾,光頭佬好像已經掌握了Linda的弱點,一只手移到她胸脯上,先是輕輕握著乳房,隨即手指狠狠夾注乳尖,往外一來,Linda發出啊的一聲,張開嘴來像是要叫,光頭佬的嘴已壓了上去,攻進了Linda的口腔,我看見光頭佬的手往外拉著Linda的乳頭,到了幾乎要崩直的樣子,再鬆手,整個乳頭彈了回去,一跳一跳的,樣子十分刺激。  
  光頭佬沒有放過Linda,低著頭狠吻著她,舌頭好像在里面亂絞,Linda像是要崩潰了,粉臉漲的通紅,口水溢出,流的口邊粘呼呼的。  
  光頭佬吻了一會,見Linda不再掙扎,便開始轉向她下體,先是把手伸進她的臀部,隔著短褲搓揉,Linda沒有太多掙扎,好象已經放棄了抵抗,人在扭動著,好像是情不自禁的樣子,那家伙看時機已成熟,就開始往下面扒Linda的內褲,一下子就拉到了膝蓋處,可能是光頭佬冰涼的手碰到Linda火熱的大腿,使她一下子清醒過來,Linda掙扎著光頭佬懷里擺脫出來,跌跌撞撞的往外邊跑,但是內褲卡在膝蓋處使Linda根本無法快跑,光頭佬從背后再一次摟住了Linda的倩腰,把她人扳的翻轉過來,就是使Linda面向光頭佬,然后一把把Linda摟在懷里,這次Linda劇烈的掙扎,然后口里說:“大哥,求求你,玩夠了吧,放過我吧!”  
  大哥低沉著嗓音說:“要我放過你也可以,不過有個要求,你幫我舔一下那里,弄的我舒服就放你,不然就殺了你男朋友?!?nbsp; 
  Linda委屈的低下頭,光頭佬命令道:“跪下?!比缓髲姲粗鳯inda跪在他面前,光頭佬鬆開皮帶,整條褲子便掉了下來,天,他竟然沒穿內褲,一條油光精亮的賓州,矗立在那,尖上還閃著些許精液,光頭佬抓著Linda的頭,強往龜頭上按,Linda的嘴一接觸到那高聳的賓州,慌忙轉過頭,我看到一些精液粘連在她口邊,光頭佬強行轉過她的臉,往賓州上湊,Linda的嘴還是緊閉著,光頭佬伸手到Linda臉頰邊,死死掐住,Linda的臉漲的通紅,小嘴便的自然張開,光頭佬的賓州便伸了進去。  
  光頭佬抓著Linda的頭一進一出,套弄著自己的賓州,我看見那東西油晶亮的,上面粘連著Linda的口水,弄了一會兒,光頭佬把賓州拔離Linda的小嘴,我看見一條黏液似蛛絲般的被拉長,然后斷開,彈回去粘在Linda口邊。  
  光頭佬猛把Linda推的仰面倒在地上,自己蹲了下去,把Linda兩條潔白的玉腿狠狠地往兩邊掰開,把Linda的短裙褪到腰上,露出Linda潔白光滑的小腹。Linda的整個下體便暴露在那家伙面前,飽滿的肉縫上布滿了烏黑濃密的陰毛。  
  Linda似乎感受到了害怕,展開了自己的反抗,身體不斷扭動,雙腿像是要併攏來,卻因為被光頭佬死死抓著而扭動成各種形狀,兩條玉腿像是麻花般的在光頭佬手中變換著不同的角度。Linda雙手亂擺,一只手放在下體想要擋自己的私處,另一只手撐在地上想要爬起來,口里還低聲哀求著:“求你了,別弄我,要是讓我男朋友知道了,一定會不要我的?!?nbsp; 
  光頭佬根本不理她,一只手已伸到Linda的陰戶,扳開Linda的手,然后在陰蒂上搓揉,弄了幾下以后,Linda口里已經不自然地發出咿咿呀呀的嬌喘聲,本來放在下面的手這時自然而然的唔在嘴上,盡量想要壓低聲音。人整個兒軟了下去,倒在地上軟綿綿地任由光頭佬摺磨,下面已經是潮濕一大片了。光頭佬此時跪倒在Linda的美腿間,口就著Linda的胸口,撕咬著Linda的乳房,把乳頭咬在牙齒間,往上拉,崩緊,然后鬆口,讓乳尖彈回去,整個乳房一跳一跳的,一只手把另一只乳房挫的跟大餅似的,壓扁,然后整個握在手中,捏緊,上下來回拖動,放手,只見Linda的乳房成了各種形狀不停顫動,淑乳在乳房上抖動,Linda被弄的全身顫抖,兩口張開,吁吁喘氣,臉上顯現出一種痛苦和興奮交織的表情,已經有些汗珠滲了出來,粘連住散開的秀髮,更增嬌媚。  
  光頭佬剩余的一只手沒有離開過Linda的下體,偶爾抬起手,可以看見透明的那種液體粘的他整個手濕漉漉的,明顯感覺到他的手在Linda下體進進出出,已經伸入了Linda的小穴,并且在做著抽插的動作,幅度越來越大,Linda已經迷離了,只有口里還做著最后的抵抗:“不要,不要啊…….啊……..呀!”那種軟綿無力的抵抗更加增添了自己的嬌媚勁。  
  光頭佬雙手抓著Linda的兩條小腿,往上面推去,一直到大腿快要碰到乳房了,這時Linda的陰戶就都暴露在光頭佬眼前和我的眼前,只見那地方濕漉漉的一片,烏黑的陰毛上粘著一滴滴的小露珠,淫水潤濕了整個大腿根部,鮮紅的肉縫變的微微有些張開,那是等待插入的信號。  
  光頭佬的賓州對準Linda那少女的最隱私部位,在上面滑動著對準了部位,龜頭頂住了陰戶,慢慢頂開,噗嗤一下,全根浸沒在了Linda的身體里,屁股一下沉了下去,Linda發出一下低沉的喘叫:“啊……”。  
  光頭佬在Linda的兩腿間聳動,起而下,龜頭在肉縫里進出自如,發出撲嗤、撲嗤的聲響,每次下去都會擠出一泡淫水,泛濫在陰戶周圍,粘連的那根東西像是剛從油鍋里撈起的油條,油漉漉的。  
  Linda粉臉漲的通紅,身體配合著光頭佬的抽送,時而抬起屁股迎合著那個強行侵入她身體的肉棍,雙腿自動伸到光頭佬腰上并夾住,乳房上粘滿了光頭佬的口水,口里嬌喘吁吁。  
  外面的我只覺得興奮無比,看到平時乖乖的女友被人肆意蹂躝,看著平時端莊賢淑的姑娘此時變的淫蕩不堪,只覺得好刺激,我變換著角度,移動到Linda的后側繼續偷看。  
  光頭佬大概抽插了有三四分鐘,Linda的下體早已經是泛濫不已,平時掩蓋在衣服裙子下那少女的私處,如今被粗暴地展示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。  
  光頭佬突然停止了抽插,并且拔出賓州,仰面就躺在了Linda邊上,我剛一開始以為光頭佬射了,原來卻不是,只聽光頭佬命令道:“上來,爬到我身上來,賤貨?!?nbsp; 
  此時的Linda早已沉浸在性交的歡愉之中,熱烈渴望著抽插,于是側過身體,一只手抓住賓州,握住了,上下搓揉著,一只小手變的粘粘的沾滿黏液,弄了十來下,然后整個人坐了起來,翻身到了光頭佬身上,她半蹲著身體慢慢靠近光頭佬的下體,握著賓州撮弄著,然后對準自己飽滿的陰戶,輕輕往下坐,賓州頂住了Linda的肉縫,Linda把那東西在自己濕漉漉的肉縫間滑動,對準了,整個人坐了下去,我看見整個賓州順著Linda的肉縫滑向了深處,直至全根浸沒在Linda身體里,發出撲嗤一下的響聲。  
Linda坐騎在光頭佬身上,自己上下蠕動臀部,讓肉棍進出自己的身體,淫水浸潤著光頭佬的下體,整個人扭動著,上身斜著,手撐在光頭佬的頭頸兩側,兩個乳房一顫一顫的,乳暈粉紅,雙頰緋紅,汗珠滾遍,亮澤的秀髮粘連在臉上,頸頂處,秀色可人。  
  光頭佬手也沒閑著,雙手同時往上,玩弄著Linda的乳房,時而握住,然后左右上下搓揉,時而用手指夾住乳尖,然后往前邊拉扯,到崩住才放手,任由它來回彈跳。  
  看Linda,汗流全身,淫水泛濫。浪態四射,少女的羞澀早已盡拋腦后,樂意的享受在性福之中。  
  又弄了一會,看見光頭佬讓Linda半蹲在那里,自己奮力往上抽插著,頻率越來越快,我知道宴會快要結束了,于是用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,剛打完電話一會兒,我就看見光頭佬一陣哆嗦,整個兒射進了Linda的身體,精液順著Linda的身體往下流淌,光頭佬還不夠,把Linda推的坐在一邊,把自己龜頭上剩余的精液涂在Linda的胸口和臉上。  
  就在這時,警察來了,我跟著警察一起沖了進去…

? 你也許喜歡

网赚是什么